原标题:“清官”窦玉沛,你“藏”得累吗?

近些年来,伴随着打虎的步伐和节奏,我们看到了不少“家族式腐败”,坑爹的有,坑丈夫的有,坑叔叔舅舅的也有。但在“系统性腐败”的民政部,廉政瞭望最近的报道,则让我们“开了眼”。

父亲是农民,大哥是普通职工,四个姐妹中,除了一人当小学老师进城,其他三人至今还在农村——这是民政部原副部长窦玉沛的家族境况。以至于,在家人眼中,窦玉沛始终是“清官”。

通常,我们看到的落马官员,好多是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但在窦玉沛这里,“一人做官,鸡犬还是鸡犬”,有人因此而叹“难得”。不过,一本正经地讲,这本身难道不就该是正常的吗?当见多了“鸡犬升天”,我们反而把最起码的要求,当做了奢求。

不搞“封兄荫弟”那一套,是每个官员应该恪守的基本原则。而如果是为了规避风险,隐藏腐败行径,那这种刻意的做法,则只能用狡猾来形容。对内也隐藏的贪官,并不比只对外隐藏的“高尚”一些,只是多了“心机”而已。

报道称,窦玉沛担任民政部社会事务司长时,老爷子还在家乡“卖白布”(丧葬用品)。在我看来,这种为了“藏”而去极力表现出的清廉,近乎寡情。当自己有能力时,大可以将老爷子接进城生活,再不济,在经济上接济接济,既是做儿子的赡养职责,也是情理要义。

然而,窦玉沛没有这样做,甚至连父亲的坟,也要比周围的寒酸一些。至于吗?树欲静而风不止,人欲“净”,得真正的从内心干净。在老家的形象和名声或许能安慰亲人,让他们安心,但一旦动过欲念,做过亏心事,自己的内心是无法宽慰的,所谓“越藏越累”。

事实上,贪腐之初衷,无非都是为了奢靡享受。再能藏的贪官也会露出马脚。报道称,据彩票业内人士介绍,坐上高位后的窦玉沛,却没有农家子弟的本色。曾出入高档场合,所有开销由福彩中心或相关企业承担。

这同时也提醒我们,廉政监督不能只看表面,而有些监督,是公众无法耳闻目睹、无法完成的。在窦玉沛的老家,大家都以为他是“清官”,这就是最直接的反映。最有效的监督,还是制度与规矩。比如,权力在轨行驶,就不易出现徇私舞弊;财务和账本无懈可击,就不易出现偷拿挪用;福彩足够透明,也就不易作奸犯科。

去年6月,中央巡视组在民政部发现诸多问题,其中包括“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”,“公共权力部门化利益化,利用主管社会组织的权力为干部谋职谋利”,“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也存在问题”等。时任民政部副部长,曾主管福彩工作的窦玉沛,在其中牵涉多少,尚未可知。

不过,账,总要有清算的那一天;藏,总会有被揭穿的那一天。

文/ 王磊

韩寒算什么直男癌晚期

韩寒的确有“直男癌”的倾向,这似乎无可否认。但比起历史三峡中的那些前辈,他真还算不上“直男癌晚期”。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